如何加入麻豆传媒映画

听到这话,齐辛迟疑了一下,不由得道:“你吃得又多,又懒惰,我才不要带着你呢!”

“你休想要撇下我,我会像一贴狗皮膏药一样一直粘着你,一辈子!”关晋这时候忽然抓住齐辛的手道。

见此,齐辛抬眼迎上了关晋那双虽然带着一抹戏谑,却是又带着七分的认真。

随后,齐辛便垂下了头,心里有点不是滋味。

下一刻,关晋便道:“时间过得真快,明天我就要去上班了,不能天天陪着你了。”

说话间,关晋的手攥紧了齐辛的手。

低首望着他握着自己的大手,齐辛笑道:“男人要以事业为重嘛,你不能总是在家里陪着我,再说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已经下来了,下个月我就要去上学了,到时候估计我也会很忙。”

“我发现你越来越像一个贤妻了。”关晋笑着道。

齐辛瞥了关晋一眼。“你的眼光一直都很不错。”

“你的眼光更好。”关晋道。

闻言,齐辛低首一笑。“你这是在夸我还是夸自己啊?”

“当然是夸你,然后顺便再夸夸自己。”关晋说。

街头美女笑比西施大方迷人

很快,关晋便去上班了。

关晋走后,家里之后齐辛,偶尔钟点工会过来打扫一下卫生,齐辛百无聊赖,每天只有小花陪伴着她,毕竟关晋的工作很忙,现在担任集团副总裁,时常还有应酬,所以总是早出晚归,不过齐辛能够感觉到关晋对自己的歉意,已经尽量的推掉应酬,早点回来陪伴自己。

其实,齐辛更愿意一个人独处,因为关晋在她身边的时候,她总是心里有点不安。

这天上午,关晋去上班后,齐辛便走进书房,想收拾一下。

不想,眼角一瞥,却是忽然发现书桌上放着一份文件。

她好奇的拿起文件,翻开扫了几眼,脸色便凝重了起来。

因为她手中拿的这份文件是一份绝密文件,瞬间便感觉自己的手里沉甸甸的。

从这份文件中,齐辛得知关林集团要收购江州的另

外一家盛鑫集团,而对方也发起了反收购,关林集团的一些举措和资金流向都在这份文件中,可以说这份文件直接决定着这次收购的成败,而且败北的一方应该会损失惨重。

可以说,这份文件是她报复关幕深和苏青的一把利刃,她一直都在寻找机会,没想到却是得来全然不费功夫。

齐辛知道这么重要的文件,关晋将它落在家中,一会儿肯定会回来取的。

所以,齐辛马上拿起手机将这份文件全部拍在了自己的手机中。

随后,她便忐忑不安的走出书房。

这时候,齐辛忽然听到门外有人在开锁的声音。

齐辛知道肯定是关晋回来了,她赶紧将手机放进了牛仔裤的裤袋里。

果然,下一刻,关禁便行色匆匆的走了进来。

“你不是去上班了吗?怎么又回来了?”齐辛望着关晋蹙着眉头问。

“我忘记了一份重要的材料。”说完,关晋便转身朝书房走去。

齐辛站在当场,没有跟进去,全身都有点紧张。

半分钟后,关晋便手拿文件走出了书房。

“你也太丢三落四了。”这时候,齐辛转头装作抱怨道。

手里拿着文件,关晋勾唇一笑,然后上前低首便在她的唇瓣上亲了一下。道:“这几天我很忙,会回来很晚,你不用等我,自己吃好睡好!”

“都忙到不能吃饭睡觉了吗?”齐辛试探着望着关晋问。

这时候,关晋牵动了一下眉头。回答:“公司正在进行一次很大的收购,不过这几天就应该会出结果了,等到事情成功后,我会在家里陪你两天。”

说完,关晋便拿着文件转身往外走去。

“注意身体!”当关晋走到门前的时候,齐辛忽然喊了一句。

闻言,关晋顿住脚步,转头冲着齐辛一笑。说:“知道了。”

说完,他便迈出了大门。

直到大门被紧闭,齐辛才舒了一口气。

随后,齐辛便在网上查询了一下关于盛鑫

集团的情况。

原来,盛鑫集团也是一家很大而且在江州很有影响力的集团,只不过现在资金链出现了问题,而且在众多领域都和关林集团存在竞争,所以这次关林集团收购盛鑫也是冤家对头的对峙。

看到这里,齐辛的眼眸一闪。心想:也许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,可以让盛鑫反败为胜,如果盛鑫在这次的反收购中可以获胜,那么关林集团会蒙受很大的损失,不仅仅是金钱方面的,还有声誉方面,虽然不会让关林伤筋动骨,但是也是一次不小的冲击。

不过,齐辛一想到关晋,眉头就蹙在了一起。

因为这个收购案子是关晋负责的,如果这个案子在他手中失败,对他肯定是不小的打击。

想到这里,齐辛又犹豫了。

铃铃……铃铃……

正在齐辛拿不定主意的时候,手机突然响了。

齐辛掏出手机一看,是妈妈的电话号码。

最近,她每天都和关晋在一起,所以几乎都没有机会和妈妈讲电话。

所以,随后齐辛马上接了电话。

“喂,妈,您最近身体还好吗?”电话一被接通,齐辛便关切的道。

可是,那端却是传来了齐母抱怨的声音。“你是不是感觉自己飞上枝头做凤凰了?这么快就把你自己是谁给忘了?”

听到这话,齐辛的眉头马上蹙在了一起。“妈,你怎么这么说?”

“你还让我怎么说?你和那个臭小子结婚了,现在连个电话都不给我打了,你是不是把我们的血海深仇都给忘了?”那端的齐母声音严厉无比。

“我没有忘,也不敢忘。”齐辛的手紧紧的握着手中的手机道。

“很好,那你打算怎么做?找没找到报复他们的机会?”听到这话,齐母似乎满意了,然后又催促的问道。

“我……”闻言,齐辛支吾了一下,正不知道如何回答。

齐母此刻仿佛听到了什么端倪,便道:“你是不是心软了?你不会是假戏真做,对那个臭小子动心了吧?”

xiazaitxt

This entry was tagged 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